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荡梦姑
淫荡梦姑

淫荡梦姑

极乐神教大雾弥漫着雄伟的天山,飘渺峰淹没在云雾之中。今天是虚竹出发寻找段誉的日子。但今天的天气似乎不是太好,进入了秋季,这样大的雾并不多见,雾中还渗透着异样的气息。一众灵鹫宫门众,王语嫣,梦姑等站立在大门前,站在她们身前的是虚竹,虚竹默默的看着漫山遍野的浓雾思考着。他感觉到一种危机正在逼近。「主人,怎么了?」梅剑走近虚竹身边说道。「有杀气!」虚竹道,他凝神盯着上山的山路。「哈……哈哈……」不知道从那里传来的笑声在山谷里回荡起来。不一会儿那条山道上出现了一团黑影,然后黑影慢慢变得清晰,是一伙人,隐约看见他们扬着「极乐神教」的旗号,声音也是从那而来。「极乐神教」?虚竹满心疑问的看着他们,当那伙人来到灵鹫宫门前,灵鹫宫众人不禁愕然。「慕容复?」虚竹惊讶的对为首的人说道。那为首之人英伟不凡,含笑的嘴角流露出无限的霸气,两道剑眉下一双看透一切的眼睛充满自信地逼视着众人。他的自信从何而来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就是曾经天下两大绝顶高手之一的南慕容——慕容复「表哥,你不是……」王语嫣惊讶的说道。「你是想说我疯了吗?表妹?」慕容复笑着说道。「你原来一直是在装疯扮傻。」虚竹说道。「若然我不装疯扮傻,可能现在我早已经不在人世了,你们会放过我吗?!虚竹,现在的我已今非昔比,我再也不怕你们灵鹫宫了,哈哈~哈哈~.」慕容复大笑说道。听得慕容复笑声刚落,他身后走出四人,这四人正是当日伏击段誉的四个高手,而他们的手上分别提着五花大绑昏迷的木婉清和钟灵二人。「你……」虚竹看着昏迷的木婉清和钟灵二人,「你好卑鄙!」「你错了,这不叫卑鄙,这叫智慧,哈哈……哈哈……」慕容复笑着提起手中的折扇放在木婉清的胸口。接着说:「即使你逍遥派的武功再厉害,也难以救她们,乖乖投降吧!」「你休想!」说话的是梅剑,梅剑提剑想攻向慕容复。谁知道梅剑还没有出招便已经倒下,倒下的还有灵鹫宫众人。「哈哈……哈哈……」慕容复又是一阵狂笑。「雾中有毒!」虚竹大叫道。「哈哈!哈哈……你又错了,虚竹,我可没有在雾里下毒的本事,但是在井水里下毒却是很容易。」慕容复说道。「哈哈哈,下毒的是我们!」说话的是一起上山为虚竹送行的灵鹫宫男弟子,他们原本是星宿派的弟子,由于丁春秋死后归顺到灵鹫宫门下。「是你们?!」虚竹说道。「哼,虚竹,我们也忍了你很久了,大家都是灵鹫宫的人,你一个人霸占着那些女弟子,连一个都不让我们碰,我们现在要反你,你没有话说了吧!」那些男帝弟子说道。「当初应该都杀光你们。」虚竹咬牙说道。「哈哈~虚竹今天你是在劫难逃了,快交出灵鹫宫,放你一条生路。」慕容复说道。「哼,慕容复,我段郎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你。」王语嫣说道。「哦,段誉那小子或许已经在阎罗王那里下围棋了,那有空管你们!哈哈~!」
慕容复说道。「原来是你布的局,我们上当了,我怎么想不到是你!!」虚竹说道「服输了吧,怎么样?」慕容复又用折扇敌在木婉清胸口说道:「你不想我伤害她们的话,就束手就擒!」虚竹无言以对,这一仗他输得太彻底了,虚竹低下头任凭那些上前绑他的人在身上结绳。空荡荡的山谷只回响着慕容复久久未停的狂笑声。再美丽的神话总有一天也会破灭的,灵鹫宫被攻陷,只用了不足半个时辰,这就是传说中最可怕最恐怖的灵鹫宫吗?没有刀枪,没有伤亡,不费一兵一卒,灵鹫宫就这样被树着「极乐神教」大旗的一伙人所攻陷,所征服。强大,无敌只代表过去,现在的灵鹫宫大门牌匾已经换成了「极乐宫」。全武林人事一定不会相信灵鹫宫会被攻陷,在这里除了一等一的武林高手以外,还有一个当今站在武林中最高处的人虚竹,但是问题是连虚竹自己也不相信,但即使你不相信,虚竹现在已经被拷上了铁镣,被大字型的锁在灵鹫宫的大牢房中。牢房外传来男女交合的声音,相信许多的灵鹫宫女弟子已经惨被强奸。虚竹仰天长叹:「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好句,好句!」牢房的门被打开,走进来慕容复一伙。慕容复先走近虚竹朝他的胸上狠狠的打了一拳。「卑鄙!」虚竹忍着痛骂道。「哼,虚竹小子,你曾经三番四次的破坏我的计划,我真想先杀了你以解我心头之恨。」慕容复说道。「左使,主人吩咐不能杀虚竹。」慕容复身边的阿碧说道。「我知道,但没有说我不能折磨他。」慕容复说道,然后低声在胖和尚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胖和尚点了点头便出去了。「虚竹,当日你莫名其妙的抢去了我的西夏公主,现在我就要夺回我的一切。」慕容复说道。「你想干什么?」虚竹说道。「一会你便知道。」慕容复说道。不一会儿,只见胖和尚便拉着梦姑来到牢房。梦姑一看到虚竹被绑住,马上扑上去抱住虚竹哭不成声:「梦郎,你没有事吧?」胖和尚立刻把他们分开。「西夏公主,你的夫郎没有事,但是要看你的造化了。」慕容复说道梦姑进来的时候,一路上看见灵鹫宫的女弟子纷纷已经被慕容复的手下或三两个或七八个地奸淫着。她知道自己也难逃这一日。梦姑仇恨地盯着慕容复,但是却轻轻地点了点头。「不要啊,梦姑!」虚竹说道。「嘭!」慕容复又狠狠的一拳打在虚竹身上,「没有叫你说话。」梦姑柔情的看着虚竹,摇了摇头,似乎在说「不要作无谓的反抗。」然后对慕容复说道:「请你的手下到外面去!」「哦?」慕容复装作奇怪的看看四周:「你看见有别人在这里吗?我怎么没有看见?是不是你见鬼啦?哈哈~~!」他身边的四个高手一起哈哈大笑看来慕容复是没有叫走这些人是意思了,梦姑知道再说什么也是徒劳,于是也不再说话,她咬了咬唇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的从香肩上解下丝薄的衣服,再慢慢的从手臂上褪下来。只见一件一件衣裤随着梦姑的动作落在地上。很快,冰肌美艳诱人的女性胴体便出现在众人面前。她的美令人眩目,她是自信的,她相信自己的美,因此她没有丝毫的遮掩,没有丝毫的退缩,而是抱着自信坚定的屹立着。「哇……真美!」只听男人们发出兴奋的叹息。「来吧。」梦姑说道,语气里渗透着不忿和反抗。慕容复看着眼前这惊艳的美女,不禁也出口称赞:「不错,西夏公主果然不同凡响。但是,你那里还干干的,你叫我如何享受你,你先自己搞湿了再说吧。」
「什么?」梦姑有点意外,难道真要在自己的夫君面前为这伙禽兽献上自己最最隐私的一面吗?梦姑迟疑了。「喂,现在叫你自淫啊。听见没有?」四大高手中的高个子喝道。「怒巨灵,看来她需要帮助,你去帮帮她!」慕容复对高个子说道。这个叫怒巨灵的高个子说道:「这个忙,我乐意帮。」说着便来到梦姑面前脱下了裤子。只见一条巨物破裤而出,怒巨灵接着说:「看着这个,一定能让你尽快进入状态的!」梦姑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巨物,一时间她的脑海不自觉的把段誉和虚竹一起作了比较。这是她见过最大的一根怪物,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大是吧?你还是快点吧!」怒巨灵说道。慕容复命人搬来一张虎皮大椅给梦姑。梦姑认出那是虚竹平时发号施令的座椅,她坐在椅上仿如置身于虚竹的怀里。「公主,把你的双脚挂在两个把扶手上,把你的私处向着我们,我要看得很清楚。」慕容复对梦姑说道。梦姑无奈,听话的照慕容复的说话做了,张开双腿挂在椅把手上,私处一览无遗。梦姑的阴户似乎已经有一点水光。虚竹当然也看在眼里,他明白,因为梦姑是很容易动情的,要换了平时这样的状态,梦姑已忍不住要找他帮忙了「哦,只是这样的暴露就有感觉,真是个极品小淫娃!」慕容复说道「不要看。」梦姑马上用手按住阴户,又忍不住泻出一些淫水来。她又偷偷看了看怒巨灵那下体的巨物,虽然知道这样不对,但是手指却不自觉的动了起来「好极了,虚竹,你也没有看过她这个样子吧?」慕容复说道。虚竹沉默着,冷冷的看着这一切。「梦郎,不要看。」梦姑说道,但是淫荡的肉穴汁液却是不断的流出,手指依然刺激着因兴奋而充血的肉芽。一旦开动便停不下来,一种无形的冲动推使着梦姑向着快感狂奔,越走越远「他们都在看着我自淫。」梦姑一想到这里,便自自然的加快手指的力度,就象平时一样。轻巧的手指挑动肉芽,另外一只手已握住自己的一边酥胸,娇媚的荡声开始从嘴巴发出。「哦……嗯……」梦姑呻吟着。在场众人被梦姑的淫荡举动吸引住,怒巨灵看到口水都滴在地上,而那边阿碧也已经解开慕容复的腰带,跪在地上吮吸着他的男根,其他人也纷纷忍不住脱去裤子自己解决起来。慕容复推开阿碧,对她说道:「你去舔她。」阿碧看着慕容复,知道他是认真的,于是便爬到梦姑的椅子前,伸出舌头去舔梦姑的大腿内侧。「啊,不要这样。」梦姑吃惊说道:「我们是……是……」但无论她接着想说什么,大家都听不到,换来的是梦姑的呻吟声。阿碧舔在盛开的花瓣上,「嗯!……」梦姑抬起下巴,全身颤抖,一只手竟本能的伸出去捉住了怒巨灵的巨棒。「哦……不能……哦……」下体传来阵阵快感,梦姑不敢相信自己的体质竟然连同性的挑逗都能产生如此强烈的反应。粉红的美穴源源不断的流出鲜美的蜜汁。梦姑无力的看着阿碧的舌尖上下轻舔,舌尖巧妙的伸到蜜穴里,「嗯……那里……不能……哦……」梦姑再次仰起头,握着怒巨灵的手快速套弄起来,另一只手紧捏自己的乳尖。阿碧听的只是慕容复的命令,舌头继续舔向潮湿的沼泽阿碧似乎也有了感觉,她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腰带,伸手到里面抚摩起自己来「哀骷髅,你去。」慕容复对叫哀骷髅的苦瓜脸男人说道,然后向阿碧那瞄了瞄。「好啊!」哀骷髅飞快的踢去裤子,挺起早已挺立的男根扑到阿碧身后,哀骷髅虽然人瘦,但是他的阳物却是很长。阿碧知趣的拨开自己下身的衣物,让光滑的臀部展露出来,她弯下身向后挺出臀部,而嘴巴继续挑逗着梦姑。哀骷髅当然不客气,他挺起男根探好路便一挺到底。「哦~轻点……」阿碧一手扶着哀骷髅的大腿说。「是……是……」哀骷髅才开始慢慢的抽插。怒巨灵看见哀骷髅能干得起劲,有点不甘心,于是他把巨物逼近梦姑的嘴巴,想要梦姑用嘴巴为他服务一翻。「怒巨灵,且慢,不要硬来,让她主动吸你!」慕容复喝止怒巨灵的动作怒巨灵无奈只好把巨物放在离梦姑的嘴巴前面不远。梦姑一边套弄着眼前的巨大男根,一边享受着阿碧的口舌。女人是最了解女人肉体的,阿碧的每一次巧妙的舔弄都使梦姑飘飘欲仙。梦姑看见哀骷髅干上阿碧后,阿碧的那份陶醉,终于使她早已春心荡漾的心完全失控。她此时只感到蜜穴空虚无比,更羡慕阿碧现在能得到充实。他看着手中近在咫尺的巨物,她慢慢抬起头痴迷的看着怒巨灵,嘴巴微微颤动:「你……想……要吗?」怒巨灵点了点头。梦姑依然看着怒巨灵,嘴巴已经张开把巨棒含在嘴里。「哦,舒服!」怒巨灵叹道。熟悉男人的梦姑开始吞吐起来,她越吸,怒巨灵就越激动,他企图按着梦姑的头,把梦姑的嘴里当成小穴一样用力抽送。但他这一举动又被慕容复制止「怒巨灵,忍耐。」慕容复说。「是。」怒巨灵只好伸手去捏揉着梦姑的胸部。此时的阿碧已经无暇顾及梦姑,她双手按着梦姑坐的椅子做支撑被哀骷髅干得前赴后继,浪声一阵比一阵高,「啊……哦……啊……好深……啊……」
梦姑的嘴里虽然已经含着肉棒,但失去阿碧舔弄的下体又觉空洞无比,再听得阿碧的淫声荡语,不自觉的偷偷用自己手指插进阴唇里,但这个动作完全逃不过慕容复的眼睛。「看来公主已经等不及了。」慕容复说道。被慕容复这样一说,梦姑马上把手指抽出。「哈哈,让我来。」慕容复上前推开阿碧把下体贴了上去。意外的情景发生。当慕容复的阳物插入梦姑体内,只见原本喘着气闭上眼睛期待着一场惊涛骇浪的梦姑惊愕片刻后竟忽然睁开双眼一脚蹬开慕容复。「不要!」梦姑说。慕容复向后倒退几步。众人以为梦姑要暗算慕容复,但当大家意外的看到慕容复的下身时马上改变了之前的想法。一阵沉默后,「哈哈。哦,哈哈……小蚯蚓?哈哈哈……」虚竹首先失声大笑起来。原来只见慕容复那下身男性的象征不长不粗不在话下,简直如母指般大小。慕容复的手下包括四大高手也忍不住偷笑起来,心想:「怪不得放着美丽娇艳的阿碧不干,却让我们爽,原来是条小蚯蚓」。现在终于知道慕容复刚复自用,狂妄自大的性格从何而来,根本是自卑升华出来的一种心理变态。慕容复羞怒得脸红,他捂着下身喝道:「谁敢笑,我杀了谁。阿碧,我们走!」说完忿忿地径自离开了牢房。阿碧也不敢过多的逗留,也挽好衣服紧跟着离开「哈哈,碍事的家伙终于走了。」胖和尚说道。接着他把其余的手下都赶出牢房,只剩下四大高手和梦姑。牢房的铁门静静的关上。牢房里传出梦姑极具性感的浪叫声,接着几大高手的呻吟声也紧接着传出,还有虚竹竭哩嘶底的大笑声……慕容复心里极不是滋味,他的耳边仿佛还听到背后的手下在窃窃私语,他大步大步走出后山牢房。在没有人的后山山泾,他一手按下阿碧,阿碧知趣的张开嘴巴叼着他的阳物。慕容复捉住阿碧的头使劲的挺动下体。「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慕容复喃喃自语的说道。慕容复何尝不想成为一名出色的男人呢,无奈有些人天生出来就注定先天不足,这不是谁的错,只是老天爷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慕容复大声叫喊,不久便在阿碧的嘴巴里发射发泄后,慕容复整理好衣服。此时他想到了一个人——王语嫣,这个和阿碧一样曾经想着追随他一生的女人。他把王语嫣留在了灵鹫宫的客房,下令不准让任何人侵犯她。对这个女人,慕容复始终难以惜怀。王语嫣没有遭到什么不好的待遇,她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变成怎样,她也没有心思去理会。她埋头于枕头,她的心早已被掏空,因为她想着段誉。段誉生死未卜,她又如何有心思理会别的事情呢。此时,慕容复走进了房间,并支开了阿碧和门口的守卫。阿碧幽怨的看了语嫣一眼才离开。「表妹,还想着段誉那混小子吗?」慕容复说道。王语嫣并不理会他,虽然自己很想骂他,但是却想不到什么恶毒的语句,于是选择沉默。「表妹,你还是那样,只要碰到不喜欢的人便不言不语。你知道吗,你这样做这样只会对你自己不利。」慕容复说道。「对你这种人我没有话想说。」王语嫣说道。「表妹啊,现在我还能照顾你,但是极乐右使不久便会来到灵鹫宫,到那时候恐怕连我也无能为力了!」慕容复说道。王语嫣此时想到一个问题:「究竟「极乐神教」是什么?」慕容复见语嫣的语气平缓了很多,于是在床边坐了下来。「你有听说过「逍遥极乐如意」六个字吗?」慕容复说道。语嫣摇了摇头。「那是指早期武林的三个绝顶高手——逍遥王,极乐王和如意王。逍遥王就是无崖子,已经死了。如意王是最年轻但是也是最早离开世界的王。如今我所追随的便是三王最后一王——极乐王。「极乐神教」是便极乐王所创立的教派,但到现在才卷土重来。」慕容复说道。「你身边的四个高手是什么人物?极乐右使又是什么人物?」语嫣问道「那四人是右使手下四大护法——喜弥勒,怒巨灵,哀骷髅,乐幽魂。至于极乐右使是教内人称铁面具的——穆无情,他负责教内的执法司法工作,也是极乐王最早发展的手下。」慕容复说道。王语嫣若有所思的沉思不语。「右使很快也要来到前线,那时候才是武林真正血雨腥风的开始。」慕容复继续说道。「哼。」语嫣神色又变回原来的不屑:「你就喜欢这样争雄斗霸,但是你越来越不长进,即使是以前你也不会做别人的走狗,现在你竟然连这份傲气也没有了,你到底还有什么?」「你……」慕容复一时语塞。「只可怜了阿碧姑娘!」语嫣继续说道:「她那么喜欢你,即使是你装疯扮傻的时候依然没有离弃你,但是你却不能给她一个正常女人的需要!因为你先天不足!」「可恶!」慕容复一巴掌扇在语嫣的脸上。语嫣被扇倒在床上。「你……你敢再说,我杀了你!」慕容复说道。「阿碧姑娘一定也象我以前那样只能用嘴巴帮你发泄吧。说真的我也要感谢你,要不是你这样无能,或许我也不能完壁嫁给段郎。」语嫣说道。「啊~~!」慕容复大叫一声。「好,既然你不令我情,我也不杀你。」慕容复冷静下来说道。接着他叫来门卫,「把她带到虚竹的牢房!」慕容复对门卫说道。「是!」门卫应声便提起王语嫣走出门。慕容复也跟着走出房间,原来阿碧一直还站在门外,她看见慕容复出来也一起跟着走。不久,他们已经来到虚竹的牢房。打开门,里面正春色无限,只见喜弥勒正狂干着乐幽魂,而怒巨灵和哀骷髅也正一前一后的通着梦姑的嘴巴和下体。看见如此场面,语嫣马上把视线移开。其实一路上她也看了不少,但她想不到梦姑也同样遭遇,而且梦的表现却是那样的乐意,那样的陶醉,甚至连连摇晃臀部要求怒巨灵用力干她。语嫣本来是低下头的,但听到梦姑快意的呻吟声还是忍不住抬头看。原来怒巨灵看见王语嫣进来,故意退出梦姑的身体。还刻意分开梦姑的双脚,梦姑仍然把哀骷髅的男根含在嘴里,只是挺浑圆的屁股,协助怒巨灵的动作梦姑阴户整个显露在语嫣眼前,两片浅红的花瓣在茂密的耻毛里向两边翻出,夹缝里滴着淫水,顺着耻毛滴在地上。怒巨灵还伸出舌头在梦姑的花蕊上舔。「嗯……嗯……」受到两个男人凌辱,梦姑还专心的含着哀骷髅的阳物套弄语嫣为梦姑的行为感到羞耻。「淫荡……淫荡……被别的男人玩弄还……要是换了我……」不知何时,语嫣把梦姑当成自己了。语嫣忽然觉得下体身处有搔痒感。「我……绝对……不会……」当她触及怒巨灵下身的巨物时,刹那间,语嫣下体身处有一阵强烈的刺激感,不得咬紧牙根,再次把头转过。「看见了吧,她可能就是你的未来!」慕容复说道。「无耻!」语嫣说道,这一句不知道是在说慕容复还是在说梦姑。四大护法看见慕容复去而复返,心里好奇。「左使回来是……」喜弥勒说道。「我想让大家看一场精彩的表演。」慕容复说道。「表演?」四大护法疑问的你眼望我眼。慕容复走近虚竹,虚竹看着慕容复的逼近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注意,但相信一定是和语嫣有关。「表妹,这位是你夫君的好兄弟,你不想我伤害他吧?」慕容复说完一掌打在虚竹身上。「啊!」叫的不是虚竹,虚竹之是吐了一口血,叫的是梦姑和语嫣两人「不要,不要伤害我的梦郎!」梦姑象狗一样爬到慕容复跟下说道:「你要我干什么都行,不要伤害梦郎。」「原来梦姐姐是被逼的。」语嫣才明白真相。「公主,你最乖,你先回去和那两人玩。」慕容复对梦姑说道。梦姑听话的回到怒巨灵和哀骷髅那里继续伺候二人。「慕容复,你请不要伤害兄长!」语嫣也说道。慕容复笑着又对语嫣说道:「我怎么会伤害他呢。我还要给他快乐,让他高兴呢!好表妹,现在我要你用嘴巴孝敬一下你的好兄长,相信你不会拒绝吧。」
「你……?」语嫣顿舌。「不然你的好兄长可能再也享受不到女人了!」慕容复叫人拿来小刀,并在虚竹的跨下比划。「不可以,王姑娘!」虚竹叫道。语嫣静静的思考着,周围的环境也变得安静,似乎大家都屏着唿吸等待着语嫣作出决定。语嫣看向梦姑,梦姑也停止了动作看着她,梦姑的眼睛里充满的哀求。反复的思量数十个念头在语嫣的心头盘算,最后她银牙一咬。「好~~!」可以听出语嫣的声音有点颤抖。「不能,语嫣,这样对不起三弟啊!」虚竹大声叫道。「二哥,」语嫣边一步步走近虚竹边说:「我们一定要相信有奇迹,一定要相信,即使下一柱香后便是世界末日,只要那一刻还没有到来,这个就不是事实,事实只有一个,事实就是现在我们能够平平安安在一起。」话音散落,人已站在虚竹面前。语嫣蹲下身双手抓着虚竹的裤头,纤白的手指颤抖的解开虚竹的衣带。虚竹低头看着语嫣,他能看到在语嫣的娇眸内荡漾着泪光,这点泪绝对不是懦弱,相反那是一种坚强,一种比无惧生死更值得人尊敬的坚强。虚竹的裤子慢慢被拉下,裤子中央隆起的部分也慢慢现出真身,一条七寸巨物脱离了衣物的阻隔高昂的显露在众人面前。「好大……!」阿碧忍不住发出惊叫。慕容复不满的干咳了一声,阿碧知道自己失态,立刻低头不语。看着眼前的巨物,语嫣的脸一下子红起来,虽然是见过,但一想到自己马上要服侍它,语嫣的一颗心还是忍不住噗噗的勐跳。语嫣缓缓的伸出手,当她柔软的手触及阳物的刹那,一切的念头已经变得模煳,应该与不应该已经变得不在重要。玉手揉动在粗壮的茎身。就当它是一场梦吧!语嫣闭上眼睛,昙口微张吐出粉红的舌头、围绕着膨胀的肉冠温柔的舔起来「啊……」虚竹难以压抑的发出叹声。看到天下第一大美人作出如此挑逗的动作,在场众人都张大了嘴巴,太美了,谁都想自己就是虚竹,可以享受如此美妙的时光。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做这样淫荡的事情,语嫣感到无地自容。但是却依然积极的吞吐着虚竹还在膨胀的肉棒。「真的好大!」语嫣心里暗叫。握着巨棒的手指根本合不到一起,手掌也只能托着茎根的部分。巨棒的炽热通过掌心传到语嫣早已急速跳动的心房上。三个多月没有接触过男人的成熟女性肉体是极为敏感的,语嫣明显感觉到自己唇干舌燥,本来是被逼的行为此时却来得那么自然。到现今为止,语嫣已经超出了她最大的尺度。要知道连段誉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虚竹紧皱着眉头,勉强压抑着下体强烈的快感。可是语嫣并没有放过他,虽然她的嘴巴只能含住虚竹的龟头,但是她嘴巴里湿润的舌头却来回贴着膨胀的肉冠滑动,又暖又软的小手套着棒身在轻轻的抚动。「天下第一大美女竟然这么懂得口淫,不知道是谁教她的?」怒巨灵一边抽插梦姑一边欣赏着说道。慕容复露出阴险的微笑。「对啊,我还以为她只懂得张开双腿给男人干,想不到还懂得取悦男人的技巧,今天真是大开眼界。」喜弥勒也说道。被人这样的羞辱,语嫣心里在呐喊,羞耻感倍增。这一切都是慕容复这个恶魔造成的,语嫣深深的记得那年她只有十五岁,慕容复竟如禽兽般的侵犯了她,幸好慕容复天生短小才保得处子之身。当慕容复得知自己根本不能破坏那层障碍时,便开始要语嫣学习口舌之术为他服务。那时候,语嫣已经决定一心一意的只嫁表哥一人,因此也没有介意,还很积极的奉承他,但是都是昨日红花了「又……变大了……

【完】